2020年,曾经是无人驾驶汽车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英国《卫报》在2015年预测:到2020年,你将成为一个“永久后座司机”。BusinessInsider 2016年一篇头条新闻标题为《2020年,1000辆无人驾驶汽车将会上路》。通用汽车、谷歌的Waymo、丰田和本田曾宣布,2020年将生产出无人驾驶汽车。马斯克也曾放言说,特斯拉将在2018年达成这一目标,如果2018年不能成功,2020年也终会实现。

所以,在Uber的致死案件中,系统在撞击前六秒钟感觉到了行人的存在,但在以致命的速度与行人相撞之前,它什么也没做。

同时还有处方承接的问题,药品流通渠道长期以公立医疗机构为主,社会药店在药品供应保障能力、药事服务能力方面尚有差距。

另一个是“自驾脱离”数据,自驾脱离指的是在行驶过程中,因计算机无法处理特殊情况,汽车不得不临时被人类司机接管的情况。

处方外流是一个系统性行为,涉及医疗改革、药品流通及零售渠道调整,经营结构转变,医保政策调整,医疗服务方式转变、患者意愿转变等诸多环节,将会有一个曲折的探索过程。

上市医药连锁龙头布局路径基本都是从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入手,强化会员管理和运营,尤其是对慢病患者、慢病用药的关注度提升。

这是为什么?或许我们可以从以下九个问题中获得答案。

DTP(Direct to Patient)是一种专业化的药品销售模式。制药企业将产品直接授权给药店代理,患者拿着医生开具的处方直接去药店购药。

4. 无人驾驶真的比人类驾驶更安全吗?

2017年3月28日,Uber无人驾驶汽车驶过旧金山第五街道

5. 无人驾驶汽车对环境有利吗?

人类从未停止对无人驾驶汽车的研究。

尽管遇到挫折,很多企业仍在持续投资无人驾驶,因为无人驾驶汽车一旦成功生产出来,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企业也将大赚一笔。

例如,在高额汽油税下,碳排放的社会成本可能会反映在无人驾驶汽车的价格上。但是,目前的交通政策对驾车的社会成本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而这个问题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路后只会变得更加严重。

首先,政策对处方外流的主要引导方向是零售药店。

3. 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领头羊”们正在做什么?

但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AI的局限性依然非常明显。即使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也没有团队真正找到让AI在实际问题中发挥至关重要作用——以高度可靠性和精准度导航前进——的解决方案。训练无人驾驶汽车需要大量培训数据。最理想的办法是向其展示数十亿小时的真实驾驶画面,并以此来教导计算机良好的驾驶行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尴尬的过渡时刻,我们渴望无人驾驶汽车的到来,但同时又知道这条路上困难重重。

不过,一些研究人员认为,除非我们对街道进行重大改造,以便更容易地向无人驾驶汽车传达信息,否则无人驾驶汽车不会广泛地存在。而进行大规模的街道改造代价很昂贵,不只需要金钱、人力,还需要一个国家在全国范围的协调。

一项旨在“估算无人驾驶汽车对汽车使用行为的影响”的研究表明,拥有无人驾驶汽车后,人们可能会更多地使用汽车出行。研究者为一个家庭提供了使用一周无人驾驶汽车服务的费用。他们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模拟拥有无人驾驶汽车的家庭生活。结果让人失望:出行次数变多了。

概括而言,虽然医药电商或者网上药店在处方药市场不仅有政策红线的限制,也有消费渠道、消费者行为的因素。

Uber无人驾驶汽车的系统设计是,假定行人只会在人行道上过马路,所以当行人没有使用人行道时,它就无法识别其身份。更糟糕的是,当系统无法识别前方运行物体是人还是自行车时,它就无法保留任何有关物体移动的信息。

“医改”任务清单指出,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拟试行零售药店分级管理,鼓励连锁药店发展,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

Waymo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进行无人驾驶汽车的测试。通用Cruise此前推迟了2019年的自动出租车服务,但其认为该服务可能在2020年成为现实。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推出了一款没有方向盘和时间表的汽车,但尚未对外销售。特斯拉的高速公路自动驾驶的性能很好,但远未达到真正的无人驾驶的水平。

而如今,2020年到了,无人驾驶汽车却没能如约出现。

而且消费者也会想要一些改变。比如,可以在上班途中进行阅读或者休息;无人驾驶汽车也将给残疾人提供很多便利,毕竟他们中的很多人无法取得驾照,独自一人去商超、医院、公司都太困难了。

为承接处方外流,“药+医”模式包括互联网医院合作、收购医院、上线移动医疗APP等创新模式也开始上线,“药+医”模式解决了医药电商处方来源问题,同时让用户更有黏性,“圈定”用户;再比如通过B2B、B2C、O2O多种业态混合经营,打造业务闭环;再比如向小众市场拓展、做深服务,并尝试与保险、健康管理相结合等。

另外,这些药品大部分已经进了国家或地方医保,换句话说,医保支持同样是DTP药房重要的影响因素。

1. 为什么无人驾驶汽车上路花的时间比预期更长?

6. 如果无人驾驶汽车不一定更安全,也不一定更环保,为什么还要研发?

01体量最大的连锁药店

虽然零售渠道对医药生意的逐年占比在增高,但是相信疫情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发展局限性,我们来看看蓬勃发展互联网+医药的线上渠道。

正是看到政策的积极风向,一心堂、益丰、老百姓、大参林、国大药房等上市龙头企业积极布局处方外流,强调专业服务能力提升,为处方外流做准备。

7. 法律与政策在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DTP药房的重要产品结构是面向肿瘤、自身免疫疾病等的新特药,以及需要长期服用的慢病用药。从药物供给看,随着中国执行抗癌药零关税、创新药优先审评审批等政策,新特药的供给将增加。

但随着互联网医院、远程诊疗模式得到认可,医药电商“药+医”模式将成为主流,不仅为承接处方外流做准备,也是合规销售处方药、获得市场增量的重要方法。

医药工业企业、流通企业、零售企业、互联网+医药企业,如华润、国药、上药、柳州医药等也早已进军DTP药房,根据相关上市公司年报及公开资料测算,DTP药房规模增速高于医药零售市场增速。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于2019年12月发布的事故报告显示,事故发生时,“近程摄像头”和“超声波传感器”并未被使用。

拥抱革新,拥抱变化,指日可期!

在政府分级诊疗制度的推动下,以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为方针的医疗政策不仅可以很好地配合医药分家,同时还合理地提高了医疗资源的配置。

医药电商尝试“药+医”,打造服务闭环

执行起来,“医药分开”也面临诸多挑战,最直观的就是药品收入从医疗机构剥离之后,医护人员获得的收益与其劳动付出不匹配,缺乏利益补偿机制。

医药电商是医药零售行业过去几年增长最快的一个细分领域,虽然之前政策上看处方药网售一直处于未放开状态,导致各家电商只能摸索着前行,但是随着电商模式的完善以及和处方外流平台的合作,我觉得政策是会为这个渠道放开的。

这一事件让人思考,无人驾驶真的比人类驾驶更安全吗?

慢性病用药、新特药、肿瘤药等“首批”流出的处方不仅能为患者尤其是慢病患者提供便利,同时对控制医院药占比、降低医院药房运营压力亦有好处。而处方外流及其带来的千亿元级市场也在奠定着新的市场格局,零售连锁药店、DTP药房、院边店、医药电商、处方平台、互联网+医疗企业等成了药品流通渠道的必争之地。

拥护者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对环境有好处。

这种模式具有“双高”特点:其一是处方药销售占比高,超过90%,基本上不做非处方药的销售;其二是品牌集中度高,销售排名靠前的大多是来自大药厂的抗肿瘤用药,如赫赛汀、凯美纳、修美乐、格列卫、泰瑞莎、多吉美等。

一项小型研究显示,自适应巡航控制可以将燃油效率提高5%到7%,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意义。此外,研究人员研究了节油能力更高的汽车对行驶里程的影响,发现在大多情况下,具有更高燃油效率的无人驾驶汽车并不意味着会降低排放。

同时,传统企业也摒弃了传统的营销思想局限,通过与其他的医药电商平台合作协同发展,积极拥抱互联网,加入了医药电子商务大趋势。

在这两个方面,Waymo都无疑是“领头羊”。Waymo前不久宣布,该公司无人驾驶汽车总共行驶了2000万英里:2018年,Waymo 在加利福尼亚州行驶了 120 万英里,每 1000 英里有0.09 英里“自驾脱离”。排在第二位的是通用汽车的Cruise:行驶了约100万英里,每1000英里的“自驾脱离”数据为0.19。

通用汽车公司巡航部门的无人驾驶汽车在旧金山的一个十字路口等候通过

02增长最快的DTP药房

每一项新技术在发明初期都伴随危险,但成熟之后可能会为人类带来极大便利。这样的例子其实并不罕见,比如飞机在刚发明时,如今却日益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

2. 无人驾驶汽车投入市场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NTSB报告还显示,系统存在错误警报的问题。比如,在安全的情况下检测到危险,并根据其检测到的危险重新编程——无人驾驶系统在一秒钟内抑制刹车,同时计算出替代路径。因此,即使重新编程后的汽车突然反应过来接下来的动作将会有危险,它也不会立即刹车,而是根据替代路径继续行驶。本该避免的碰撞,计算机却“精准地”让汽车继续行驶了整整一秒钟,从而酿成大祸。

8. 我们何时可以拥有无人驾驶汽车?

当然,仅仅研究一个星期的驾驶习惯不足以证明什么。目前,研究人员正在准备更多的数据进行未来研究,扩大样本与时间轴线后的结果令人期待。

而且从技术创新看,电商的核心能力是提高供应链的效率、获取流量的能力,并以更低的成本服务于更多的用户。技术升级呈螺旋上升的路径。

但随着无人驾驶汽车越来越近,这些所谓的好处开始变得不那么现实。没有太多证据表明,计算机驾驶比人类驾驶更省油。

2020年2月,全球数字健康领域发生融资事件共42起,包括大数据与信息化厂商、人工智能、健康管理与互联网医疗服务。相信随着技术的升级和制度的完善,医药电商必将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然也有不同意见。大众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就表示,可能“永远不会有”无人驾驶汽车。

一是它行驶了多少英里,这意味着一家公司拥有多少培训数据,以及为此投入了多少资金。

评价无人驾驶汽车研究的先进性,有两个核心统计数据可以参考。

他们声称,有了无人驾驶汽车后,很多人可能不会再想买车,转而使用共享汽车,从而减少不必要的出行次数。此外,也有人认为,人类司机“用力加速、紧急制动”等行为会使发动机空转,加速燃油消耗,而这些是无人驾驶汽车可以避免的。

读到这里,你可能产生了一些悲观情绪,但无人驾驶领域也不乏更人振奋的消息:无人驾驶车的研发可能会使老年人和残疾人的生活更加便利,并为人们提供更好、更安全、更经济的选择。未来的研发将使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也许其安全性会超过人类司机。

但最主要的问题是数据不够,且要获得某些数据时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比如:目睹前方发生车祸,或在道路上遇到碎屑……只有发生了这些情况,AI才能获得相关数据,得出解决方案。

无人驾驶汽车依靠人工智能工作。21世纪的前10来年,AI取得的进展堪称“伟大”,我们看到语音生成、计算机视觉和物体识别以及游戏等方面有了巨大的进步:比如过去,AI很难在一张图片中识别出某种动物,但现在这对AI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这意味着政策对于药店如何承接处方外流有了更加明晰的方向,会对零售药店承接处方外流在处方来源、医保支付方面予以支持。

因为数据不足,对无人驾驶计算机的训练就可能会有许多欠缺。汽车制造商试图以多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让汽车行驶了更多里程,对汽车进行更多模拟训练,甚至设计特定情况,以便获得更多培训数据。

事实上,尽管在科技和汽车制造领域,许多顶尖品牌都做出了非凡的努力,但无人驾驶汽车仍然遥不可及。现在,你可以买到一辆会在发生碰撞时及时为你刹车的汽车,也可以买到一辆帮助你在高速路上自动巡航、平稳运行的汽车,但唯独买不到一辆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

特斯拉Model 3配备部分自动驾驶系统,于2020年1月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布鲁塞尔博览会上展出

这些行动似乎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比如Waymo的汽车确实可以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在亚利桑那州的街道上漫游,但事实上,这一切进展并不那么顺利(下文会有进一步详述)。

而从获批上市到进入医保,有一定的时间窗口,DTP药房将成为过渡期的重要渠道。即使是在进入医保之后,DTP药房也能通过医保报销继续保持渠道优势。

Uber无人驾驶汽车在不多的行驶里程数里发生了一起致命事故。虽然该公司没有公布相关数据,但根据去年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文件,它行驶了”数百万英里”,这个数字与人类行驶里程数相差甚远。此外,对首例无人驾驶汽车致死案件的调查表明,Uber无人驾驶犯了很多可预防的错误。

2018年3月18日,无人驾驶汽车首次发生严重事故: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Uber一辆配有安全驾驶员的无人驾驶汽车撞死了一位49岁的女子,当时她正骑着自行车穿过街道。

Waymo行驶了2000万英里尚未发生致命事故,但考虑到其汽车行驶的里程数远远无法与人类相比,因此要证明它们比人类驾驶员更安全还为时过早。

目前,全世界还没有关于无人驾驶汽车的统一法律。在国外,大部分政策行动主要发生在州一级,且各州围绕无人驾驶汽车的法律差异很大。这些政策将会影响无人驾驶汽车的使用,也决定着它对环境的影响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