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布鲁塞尔2月18日电 (记者 德永健)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18日就新冠肺炎疫情及中欧关系举行吹风会,表示过去一段时间,中欧加快推进投资协定谈判,近两个月就密集举行两轮谈判,并取得突破性进展。

张明表示,去年年底新一届欧盟机构就职后,中欧领导人同意继续深化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中欧关系实现平稳过渡。过去一段时间,双方继续推动落实2019年中欧领导人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

就中欧高层交往,张明透露虽然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发展,但第二十二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的筹备工作没有停止,双方已确定会晤将于晚些时候在北京举行。

哪些病人更易出现“炎症风暴”?

此外,早前欧盟委员会平等委员达莉和欧洲议会一些议员谴责个别民众针对中国人和亚洲人的歧视行径,表示这些做法不符合欧洲价值观。张明表示,此举是负责任做法,中方对欧盟精神层面的鼓励和支持表示赞赏。(完)

因为现在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没有特效药,有些药也在试用阶段;目前抑制“炎症风暴”最有效、最主要的方法还是激素。潘蕾谈道,激素也是双刃剑,使用必须合理,时机、剂量必须适合,疗程须妥善把握,不能长期使用也并非使用越早越好,医生们都是因人而异进行谨慎判断。

什么是“炎症风暴”?

潘蕾表示,“炎症风暴”出现的患者个体差异不同,如果收治的病人本身就有基础疾病,比如糖尿病、冠心病、肾功能不全等,在 “炎症风暴”的作用下,就会引起多器官衰竭从而导致死亡,这在重症病人和危重症病人中出现的几率比较高。

潘蕾介绍,所谓“炎症风暴”,专业术语叫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即SIRS。假设病毒最开始从呼吸道进入人体,进入后可能会先在咽部等地方停留,此时身体就会有炎症细胞(比如白细胞、淋巴细胞、巨噬细胞等等)聚集在这一局部。这些炎症细胞会分泌一些细胞因子,想要把这个病毒局限起来或者清除掉。 但细胞因子分泌后,身体又会对细胞因子产生反应,如果此时身体的反应太过严重,就会产生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

他介绍,日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同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世暎举行视频对话,就建立中韩快捷通道达成原则共识,双方工作层正在加紧协商具体实施方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同新加坡外交部常秘池伟强共同主持中新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视频联席会议,一致同意在确保公共卫生安全的同时,探讨为必要人员往来提供便利。(完)

一线医生如何应对“炎症风暴”?

“在签署民航领域协定、如期草签地理标志协定等进展基础上,我们还加快推进投资协定谈判,仅过去两个月就密集举行了两轮谈判,并取得突破性进展。”张明说。

潘蕾表示,当炎症风暴发生后,新冠肺炎病人的病情会突然加重,不仅导致肺部的损害,还会引起肾脏、肝脏、心肌等器官的损害。此时肺泡内的巨噬细胞调集细胞因子,可能会产生剧烈反应,最终导致ARDS,即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或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可以说,病人的感染激活了机体的免疫细胞,大量的免疫细胞攻击病毒,并杀死病毒所在细胞,造成细胞大量死亡,引起机体的损害。通常,正常的免疫是保护,但过度的免疫就是损伤。不但会导致肺部的损害,还会引起肾脏、肝脏、心肌等等损害。总而言之,人体的炎症因子,就是把“双刃剑”,不仅可以杀掉病毒,也会给自身造成损害。

耿爽回应说,中方正在同有关国家商谈建立重要商务、技术等急需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目的是在切实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稳定中国同有关国家的重要经贸合作,保障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顺畅运行。

张明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欧卫生专家通过视频会议保持了密切沟通,双方在疫情诊断治疗、科学信息共享、医学临床实验等方面探讨了深入开展合作的可能性;中方高度重视在华欧洲公民的健康与安全,欧方已对华提供了首批12吨医用防护物资。据了解,第二批医用防护物资也将起运。

ARDS的出现,说明人体肺部的氧气含量已经非常低,随时会危及人体生命,这时候医生们就用到了“终极大boss”ECMO(体外膜肺氧合),ECMO 的主要原理是把患者静脉血引出体外进行氧合,再将氧合后的血液输回体内,用于供氧,暂时替代心肺功能,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人工肺”。

那么,患病的老人、小孩是否更易出现“炎症风暴”呢?对此,潘蕾表示并非如此,反而在某些青壮年身上产生“炎症风暴”的反应会更剧烈一些,可以理解为:抵抗力越强、人体内的对抗越厉害,产生的反应愈发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有的人抵抗力很强,也可以将病毒清除。总之,还是和个体差异有关。 (光明网记者 张梦凡 张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