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赣州7月23日电 题:江西于都少数民族村的幸福蜕变:大棚里孕育出好日子

作者 黄桥路 杨赟 李韵涵

科技日报记者到访时,菏泽市南城社区党委书记、茗嘉兴合作社负责人马化彬正在为大家发钱。两个月的“工资”,有人领6万元,有人领8万元……马书记说:“只要你按照我们的计划,科学种植,我保证你们最低年纯收入10万元以上。”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31岁的马欧站在茗嘉兴合作社门前,手里攥着刚发的两个月工资。面对科技日报记者,他笑嘻嘻地数起了钱。43800元。谁能想到,两年前,他还在贫困之中挣扎。

在带头人、年轻人之外,采访时我们还发现了支撑山东乡村振兴的另一个“幕后英雄”。

山东到底发生了什么?它又“新”在哪里?

高淑贞不容易。她在娘家村当支书,“小试牛刀”之后又来到婆家村做书记,经历的难题难以计数。要知道,这里曾是有名的穷村、乱村,垃圾成堆、污水横流,6年换了6任村支书,人称“神仙也治不了的三涧溪”。

建设民宿、发展乡村旅游,这事放在两年前,济宁市东仲都村民想都不敢想。作为省级贫困村,这里四面环山,有1100多人口,除了一老一小,几乎全在外打工。贫瘠,也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田彬乡愁记忆里的一部分。

高淑贞带领下的三涧溪变富了,马化彬领导下的南城社区也脱了贫。

江西于都梓山畲族村是江西重点少数民族村。全村近7000人口,其中畲族人口2000多人,全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98户936人。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这里,带头人、好班子,加上群众齐心,探索出了一条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的新路径。

蓝世川表示,为了更好地推进休闲农业发展,村里在积极引导村民投入相关产业的同时,还瞄准了村边江岸十里香樟林绿色资源、村里蓝氏畲族民俗风情特色资源,欲让多种旅游业态融合发展。(完)

打造乡村振兴示范片区,这里天地广阔,大有作为。45岁的田彬义无反顾地回去了。

近期利用一周时间深入山东八地县区、镇村、社区工厂采访后,科技日报记者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马欧”:沂蒙山区的年轻农民徐小米,利用直播单场带货1200万元;古城青州的王化芹大姐,带着70多位农民放下锄头,拿起画笔,月入过万元……

科曼还被问到他被任命为巴萨主帅的感受,他回答称,感觉“很好”,但还需要时间去融入角色。

为了强健产业基础,2018年,村里实施高标准农田土地整理项目,建设规模2300亩;修建了17公里通组路,彻底改变了河头、曾屋等村小组落后的交通状况。

于是,博士回来了,留学生回来了,退伍军人回来了……700多名大学生和近7000名外出务工人员回流到了家乡,带动越来越多的人进入电商行列。如今,这个镇2.6万名群众在从产到销的全产业链上发挥着作用,年销售拿到了60亿元……

新山东,新在哪里?可能是从这片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新产业、新技术,也可能是新业态、新模式……所有的新,都抓住了“人”这一关键因素。我们也相信,新时代之下的带头人,将与年轻人、合伙人一道,继续刷新山东的新面貌。

当初,“85后”胡春青放弃博士所学返回家乡做电商时,所有人都不理解。但菏泽市大集镇党委书记王福成明白:贫困村要脱贫,必须利用其全国最大儿童演出服生产基地的既有优势,解决好卖货难题。于是,当电商的风口开启时,这个镇向在外的年轻人发出召唤:玩转淘宝,你们需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家流转了2.7亩地,每年流转费收入不少于1700元。平时,我在合作社务工,每天工钱80元。年底,合作社还给每人近200元的分红。”已经脱贫的贫困户欧阳景晖谈起近几年家境转变,笑声朗朗。

三涧溪变富,南城社区脱贫,都为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做了现实注脚。眼下,在山东半岛,越来越多的优秀乡村带头人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做过建筑工程、室内装修设计的他和几个合伙人,在闲置的宅基地上投资,并以合伙人招项目、用项目招合伙人,建成了民宿、砭石小院、蚕桑小院等19个业态空间,吸引具有创业经验的合伙人共同运营。

富硒蔬菜产业带动了大批梓山村人脱贫致富。村党支部书记蓝世川算了一笔账:依托富硒蔬菜产业,全村有134户贫困户加入“一村一品”合作社,贫困户除享受到了产业奖补,每年还能享受6%的固定分红。而整个产业园,时蔬年产能达2.5万吨,吸纳了近百名梓山村村民务工。截至去年底,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已脱贫185户904人,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初的14%下降到了0.46%,实现整村脱贫。

火车跑得快,还需车头带。山东之所以打造出乡村振兴的新风貌,离不开一批“田间的意见领袖”。

2017年,为了以产业衔接,走上长远发展道路,于都县建设梓山万亩富硒蔬菜产业园。产业园北区计划建设1700亩。截至目前,已流转梓山村2000亩农田建设标准化果蔬大棚。

“最开心的事就是习总书记来到了我们村。两年过去了,我们特别想跟习总书记汇报,村子又发生了新变化。”55岁的济南市三涧溪村党支部书记高淑贞想说的是,在三涧溪村,崭新的楼房起来了,百姓的腰包鼓了,古村项目和美食街也上马了。

一句话总结得好:乡村振兴不能完全为情怀买单,必须有成熟的商业模式。用时一年多,田彬打造的“阅湖尚儒研学游文创基地”做到了。

在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贡江边梓山畲族村十里樟林旁的一个果蔬大棚里,年至七旬的蓝日辉正冒着高温,为果树除草。足有两人高的长果桑树上,一串串中指长的桑椹散发着浓郁的果香。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打造千千万万个坚强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培养千千万万名优秀的农村基层党组织书记,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和组织保证。

用一年多脱贫的马欧说,不愁吃穿,天天数钱,我现在的日子就是小康;“85后”博士胡春青说,学问赋能,我做出了不同的淘宝生意,也为同代人趟出了另一条成长之路;创业者田彬则说,我将全部所学倾注到家乡,这里富了,我的梦想实现了……

有抱负的年轻人回家,带动着家乡快速崛起。在山东,这不是个别现象,已呈现燎原态势,刷新着山东的对外印象。

“长果桑椹现场采摘20元钱一斤,这排桑树今年起码能收个2000元。”曾经的贫困户蓝日辉说,这个果蔬大棚从合作社承包过来,搞果树育苗和乡村采摘游,今年产值估计有六七万元,“真没想到,大棚里孕育出好日子!”

“要充分发挥农业大省优势,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交给山东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走进山东,眼前的一幕幕典型场景,回应着习近平总书记的期待,演绎着乡村振兴的山东实践:在这里,农业变强、农村变美、农民变富,一切正在发生。

记者发现,支撑起“马欧”们蝶变的关键,是“新山东”的构成元素,比如新技术的运用、新业态的产生;比如年轻人的回流、新模式的介入等等。

“脱贫只是奔小康的起点,真正的脱贫致富,还得让经济发展从实现‘输血’到实现‘造血’转变,要不断增强村民致富的内生动力。”蓝世川说,内生动力来源于强健产业基础、激发村民创业热情。

一句“科学种植”,道出了所有秘密。马化彬有一句话颇为出名:“我认为,村支书没有带领老百姓致富,就是最大的渎职。”

有传闻称,巴塞罗那有意出售33岁的苏亚雷斯,老东家阿贾克斯对他很感兴趣。

随着富硒蔬菜产业的发展,2019年梓山村全村经济总收入5854万元,人均达到8400元,人均收入跨越当地平均水平。而乡村采摘游带来的休闲农业,正在成为村民致富路上的又一个新经济增长点。

什么是小康生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