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网4月14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日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基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修改后《特别措施法》(新冠特措法),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之后,又有许多地方自治体独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要求人们尽量“宅” 在家里,不要外出。

在这种情况下在日华人怎样度过疫情中的生活呢?日本《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采访了一些在日华人,他们谈了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目前事态非常严重,有些中餐厅的营业额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而且大部分都暂时关店到12日。一家由华人运营的连锁中餐厅,几乎全面休业,只有一家分店做到午餐时间为止。”在日中国人厨师精英协会会长明信江告诉《中文导报》。

东京“香辣妹子”餐厅的经营者王女士,早在多年前就将自家餐厅制作的食品与网络结合,坚持走外卖和自提道路,另外还在中华物产店内开设店中店,多点开花,既拓宽了经营渠道又迎合了新消费趋势。王女士在接受《中文导报》采访时表示,“店铺营业额照旧,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林强还认为,“趁疫情空档期提升业务水平和能力,是饭店经营者应当考虑的关键,待疫情之后餐营业才能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因此次疫情特殊,协会不方便集中开会,于是会长明信江就通过社交软件将各种有用信息传递给协会成员,他希望在日华人餐饮经营者和厨师们能群策群力度过难关。

蒋常宝在日本有28年的出租车驾龄,其中有14年是供职某出租车公司,14年前独立单干。“在日本开车这么多年,今年这种状况是头一遭。”蒋常宝说。

据悉,在疫情蔓延日本之初,在日中国人厨师精英协会成员店就比照医师及政府指导的标准,积极展开了各种防疫抗议措施。但随着病毒逐渐扩散,日本各地“封城”力度加大,客人仍然愈来愈少。

“11点进入东京站排号,用了两个半小时总算到了第一号,拉了一位客人,挣了1380日元,一共用了三个小时。”

2月13日,新闻爆出东京的一名出租车司机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此后蒋常宝出勤就格外小心,戴上了口罩。但是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无论带不戴口罩,有没有防护措施,都不能拒载。2月收入虽然影响不大,但压力倍增。

华人餐厅受重创 转换运营思路

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对日本餐营业产生了不小的打击,旅日华人经营的中餐厅更是受到重挫。部分店铺关门闭户或是缩短营业额时间,有些商家则利用当前特殊形势提升能力,转换运营思路。

据悉,此次获得表彰的48位女性和12个集体只是西藏众多优秀女性、集体的代表,有关方面希望通过表彰先进、树立榜样,广泛宣传优秀女性和集体的先进事迹,用榜样的力量引导和激励广大女性在新时代继续书写“她力量”和“她精彩”。(完)

东京都华人小芳是一位兼职主妇,她告诉记者,为了减少外出,她每两天出去超市买一次菜,为了节约口罩,出去时集中购物,有时候将超市的东西买好了放进家门口,立即转身再去药妆店买生活用品。

不过,亦有华人商家在疫情发生之前就经历营业转型,未受病毒冲击。

紧急事态宣言发布了,很多公司都在家办公,操心一家人饮食起居的华人主妇也进入了紧张状态,大多数主妇都在这时候听从政府呼吁,呆在家,少出门。

厨师协会专务理事林强说:“现在饭店经营者们担心的是新冠肺炎到底要持续多久,前景非常不明朗。餐厅厨师则担心老板会无预警地解雇自己,基于现在的情况又害怕找不到工作,对今后的生活问题产生了极大忧虑。即使可以在店里继续工作的人,也因为生意大不如前,面临降薪危机。”。

3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大,民众减少外出的状态呈现长期化,搭乘出租车的客人锐减导致销售额大幅下滑。

“平时一个月营收大概五六十万日元,除油钱、车辆养护、税金、保险等成本外,每月有三四十万日元净收入。3月中旬明显感觉形势不妙,4月初这几天常常跑一天也没有一万日元进账。”蒋常宝说。

华人主妇陈宜的工作是IT行业,在家也可以办公,上小学的儿子六岁,还有一个本来是上保育园,但最近也休息在家的四岁女儿。陈宜说,最大的问题是小孩子没法出去,积累了很多能量,总是一言不合就打起架来,为此坐在电脑前的陈宜和同样在家工作的丈夫必须分配一个人出来,随时去安抚精力旺盛的小兄妹。

关于餐厅自救方式,林强表示,“充分利用外卖或自提手段,减少堂食是大家的共识。可是其中涉及到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有些店之前从来没有做过外卖,这次突然跟风做,效果欠佳。”

4月6日、8日,华人出租车司机蒋常宝在微信朋友圈写下上述文字。

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呈加速蔓延态势,各行各业受到了严重冲击,客运业作为维系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行业首当其冲。出租车司机,更要同时面对防疫风险与需求暴跌两方面的压力。

作为12个获得集体荣誉的单位之一,西藏自治区社会保险管理局是一个以女性为主的工作集体,肩负着自治区本级社保经办以及全区7地(市)的社保经办指导工作。她们以女性特有的温柔、善良、热情、细致,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演绎了现代女性的职业风采。

“昨天晚上7点45分开始了后半的工作,按原计划,去了品川站排号,没承想排了两个小时,拉了一位客人挣了660日元。感觉不对,改变计划,去了六本木,没客,又转到了新宿,还是没客,最后又回到了池袋,等了两个多小时,半夜1点40回到营业所,历时六个小时的收入仅仅是在品川站挣的660日元。我现在宣布,放假一个月!”

而“个人自营”出租车司机,风险把控只能靠自己。“好在政府有补贴,虽然收入少一点,但日子总能过得去。政府已经颁布了‘新冠肺炎感染症特别融资办法’,三年免息,实在不行就去贷款。”蒋常宝说。

4月疫情在东京快速蔓延后,出租车整个行业停摆,司机面临客源减少、收入暴跌的问题。东京的Royal limousine出租车公司4月8日宣布,由于受疫情影响业绩大幅下滑,解雇约600名员工,陆续暂停东京地区的出租车业务。

对于未来蒋常宝依旧乐观,最近他花六百万日元购买了一辆丰田阿尔法。“之前的那辆车太旧了,空间也不够大,很多客人接不了,这辆新车有七人座,游客加行李都能容得下。这段时间在家休养好身体,等疫情过后就可以开新车上路载客啦!”

华人出租车司机闭关休养

蒋常宝是一位“个人自营”出租车司机,不隶属某家出租车公司,完全独立自主营运,出勤自由的同时,也要独自承担各种风险。这次疫情来袭,也意味着他要独自渡过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