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兼强是广东有名的驾校之一,曾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但由于经营不善,最终负债累累走向破产。2020年7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担任本案管理人,案号为(2020)粤01破199号。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通讯员供图)

2001年,华坪儿童之家(福利院)成立,捐助方指定让身为教师的张桂梅兼任院长。“儿童之家”收养的孩子中有一部分是被遗弃的健康女婴,无儿无女的张桂梅成了她们的“妈妈”。

债权登记/申报填写错误,能否修改?

如债权人是与深圳猪兼强公司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请依法向深圳猪兼强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

再次回到校园,张桂梅发现,华坪的教育环境和她以前所在的大理相差甚远。张桂梅任教期间,民族中学里的女生不仅数量少,还时不时有女生从课堂上消失。

张桂梅祖籍辽宁,从东北来到云南支边后,随丈夫同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喜洲镇第一中学任教。张桂梅以为那里将会是她余生的归宿,然而天不遂人愿。1996年,张桂梅的丈夫因胃癌去世。张桂梅害怕触景伤情,申请从大理调出,她来到了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任教。

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的448.8万名党员,

华坪女高首届共招收女生100名,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因为入学分数没有门槛,学生普遍基础较差。尽管如此,张桂梅还是给老师们下了“硬指标”:好多人家祖祖辈辈第一个高中生在我们这儿。有女学生的爷爷奶奶说,孙女读高中了,我们可以放心地死了。知识在山里人心里的分量有多重?好不容易人家把孩子给我们了,你们给我教出来最少二本!

张桂梅说,她知道靠刷题提高成绩的方式并非上策,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尽管苦一点、累一点,但大山里的学生也可以考到浙大、厦大、川大、武大,那便一切都值了。

账务审计和历史交易追溯存障碍

是人民代表申纪兰坚守一生的品格。

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与深圳猪兼强公司为两个独立的法律主体。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5月19日裁定受理深圳猪兼强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北京市君合(深圳)律师事务所为深圳猪兼强公司管理人。

张桂梅的心思很细腻。前段时间因为疫情,学校只能网络授课。她担心老师一个人在教室讲课会孤独,便坐在教室门口陪着她们。长时间久坐使她疼痛难耐,张桂梅干脆在门外支了张床。教学楼晚上熄灯,只有讲课的这一层才通电,张桂梅躺在光影之外,静静地陪着正在讲课的老师。

如日后债权审核过程中就具体债权的审核确认存疑,管理人将单独联系。

跨过一道又一道沟坎,

此外,管理人并未接管到猪兼强公司完整的账册、重要文书等资料,导致通知已知债权人、对公司既往账务进行全面审计、对公司历史交易进行全面的追溯和清理均存在实质性困难与障碍。

“女孩子受教育她可以改变三代人的。如果她有文化,她会把孩子丢掉?我的初衷就是解决低素质母亲和低素质孩子的恶性循环。”张桂梅说。

17年前,非典期间,

薪火相传、接续奋斗,

据了解,猪兼强公司关联企业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7月27日,同步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此外,猪兼强公司控股的广州永安通汽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的受理审查工作同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展开,后续广州中院会根据猪兼强公司、永安通驾校案情进展决定两案是否协调处理还是合并处理。

“你这一生要用两个字来说,是什么?”

学员债权人及职工债权人以外的其他债权人在小程序上进行登记后,请根据管理人推送的债权申报通知短信中的下载链接及时下载债权申报通知及附件,并根据债权申报须知的要求向管理人申报债权。

再到2019年底的9191.4万名党员,

华坪县的教育经费本就紧张,专门办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中,在旁人看来是太过疯狂的想法。从2002年起,张桂梅就开始为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四处奔波。

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也是黄土地上生养的亿万农民之一;

他是院士,也是战士。

为什么不男女生一起招收呢?张桂梅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次家访时,她发现有户人家的儿子才读初二,便可以进县城参加补习班,而他的姐姐已经高三了,却要被家长留在家里干活。那一刻,张桂梅心里觉得,就算再难,她办女高都是对的。

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1破199-2号《公告》,本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定于2020年11月5日召开。管理人将于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前就债权申报期内申报的债权出具债权审查结果。

如深圳猪兼强公司的学员主张是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债权人的,需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

她带齐所有的证件,到城市去募捐:我想办一所学校,您能不能支持我五块、十块,哪怕两块都行?

“您为此付出了什么?”“几乎是生命”

待退学费预估约2亿元

在战胜风险挑战中壮大

南都记者了解到,猪兼强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2日,注册资本1281.25万元,该公司采取“互联网营销+自营驾校”连锁运营模式,线上通过淘宝、京东、微信等网络平台投放学车广告并收取学员学费,线下全资或控股广州、佛山、杭州、中山、清远等地驾校,通过集团内部协议方式安排其控股或合作驾校与学员签订培训合同,由驾校负责学员培训与辅助考证工作。

从东北到云南,命运让她与这里的学生紧紧相连

当年医学院毕业,他去了西藏,

法院表示,考虑到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债权人人数众多,管理人开发债权申报小程序简化债权申报手续,便利自然人债权人。学员债权人申报债权、职工债权人登记债权,均在小程序上完成即可,无需另行向管理人寄送纸质材料。

2019年底驾校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

“医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

本案的债权申报截止日期为2020年10月20日。请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债权人尽快申报债权,切勿拖延至债权申报期最后一天,以免因网络拥堵等导致申报失败。

学员可通过小程序申报债权

据统计,猪兼强公司在册学员约4.24万人,已消化学员约0.9万人,未消化学员约3.34万人,未消化学员中广州地区有2.1万人,其中约5千人为合作驾校学员。以C1手动档学费5980元作为预估计算,待退学费约2亿元。

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她们喊我‘魔鬼’‘周扒皮’,半夜鸡叫。”张桂梅笑道,因为要求严格,她被学生们起了许多外号。

华坪女高佳绩频出之时,张桂梅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她患上了肺气肿、肺纤维化、小脑萎缩等10余种疾病。6年前,因为胳膊疼得抬不起来,张桂梅停止了授课,转而当起学校的后勤。她是校长,也是保安,每天检查水电安全,熄灯与否,拿着小喇叭催促学生上课,顺道赶走路上的蛇。张桂梅没有自己的家,她就住在一间学生宿舍里,日夜守护着校园。

她是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见证者,

9月7日,破产管理人发布了《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答疑公告(一)》,就债权申报、学员继续学习等问题进行了回应。

又是一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那之后,张桂梅成了学生们眼中的“魔鬼”,从洗漱、吃饭到自习,每件事都被张桂梅严格限制在规定时间内。

他又拒绝医院的高薪返聘,

筹款路漫漫,不负苦心人

67岁的他牢牢坚守于此;

她一直努力为妇女和农民争取权益。

“不管怎么着,我救了一代人。不管是多是少,她们后面过得比我好,比我幸福,就足够了,这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文/王若怡)

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袭来,

部分债权人与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建立的合同关系,能否向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

何时出债权审查结果?

援藏一期3年,他一干就是31年。

读着读着就不来了,是什么原因?张桂梅跑进大山,开始找那些退学女生做家访。和家长们一谈,张桂梅明白了:十几岁的姑娘,已经被定下婚事,要出嫁了。张桂梅不甘心,拦不住的,就找到当地的村干部进行沟通;家里太穷的,就拿出自己的工资补贴。她铁了心,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些女孩子们带回去读书。

民族中学和儿童之家的经历让张桂梅萌生了一个想法:筹建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

无需另行寄送纸质材料

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

猪兼强公司的运营模式是一种集团化模式,通过集团内部计划和协调机制来协同完成“网络学车”的营销目的。由于猪兼强对市场判断错误过度投资,加之法律风险防控机制不健全,导致诉讼缠身运转不周,最终陷入财务困境而破产。猪兼强公司自2019年5月起不再正常经营,其控股的驾校绝大部分已经撤离,驾校车辆等财产不知去向。

从大理调到华坪不到一年,张桂梅被查出子宫内有一个近五斤重的肌瘤。由于之前给丈夫治病花掉了几乎所有积蓄,张桂梅决定放弃治疗。后来,县里得知了张桂梅的病情,县长告诉她:“我们再穷,我们都会救活你。”为此,县里开妇代会的时候积极动员大家给张桂梅捐款,有人甚至捐出了自己仅剩的五块钱路费。

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祖国,

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50多名党员,

84岁的他,仍然像一名钢铁战士

张桂梅说,当她走进华坪、走进民族中学、走进孤儿院这群孩子当中,本以为一两年之后就会离开,没想到一陷进去就没拔出来。

我有国士,天下无双。

钟南山以一句直击人心的话,

债权人的债权能否得到清偿,以及能得到多少比例的清偿,取决于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财产状况。目前管理人了解到的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财产非常有限,如果债权人掌握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财产线索,请及时向管理人提供(管理人工作邮箱zhujianqiangpcglr@163.com)。

学员缴费无法练车考试

“我没为这个小县做过一点点贡献,却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他们把我救活了,我活着要为他们干些什么。”张桂梅回忆起那段往事,依然哽咽。

就在张桂梅已经不抱希望之际,天无绝人之路,2007年,张桂梅当选党的十七大代表。到北京开党代会时,一位细心的记者发现张桂梅穿的牛仔裤居然破了两个洞,她开始好奇张桂梅的故事。这之后,一篇《我有一个梦想》的报道,让张桂梅和她的女高梦在全国传开。

是中国千千万万妇女中的普通一员,

管理人收到上述信息后,与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培训行业协会联系,并取得该协会推荐的驾校清单及优惠学车方案。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培训行业协会推荐的驾校清单及联系人、联系方式、收费标准及可安排接收学员训练场地地址等信息详见下图,各位学员债权人可自行联系。

债权申报小程序二维码。通讯员供图

早在2019年底,就有不少在广州叮当驾校和猪兼强驾校报名的学员向南都记者反映,他们2018年到2019年间缴纳了四五千元的学费,却无法正常地练车、考试,眼见合约就要到期,却迟迟拿不到驾照,连退款都困难重重,当时南都记者进行了实地走访,两所驾校的客服都已经处于“失联”状态,公司办公点也已是人去楼空。

“骗子!好手好脚你不干活,还会说普通话,戴个眼镜你出来骗钱花……”筹款之路比张桂梅想象中困难许多,她用了五年寒暑假的时间也才只筹措到一万元,远远不够开办一所学校需要的资金。

今年七月,华坪女高将送走它的第十届毕业生。2019年高考,华坪女高118名毕业生一本上线率达到40.67%,本科上线率82.37%,排名丽江市第一。建校至今,已经有1645名大山里的女孩走进大学。

张桂梅不是校工,而是一所学校的校长。她的这所学校很特别:学生大多来自云南的贫困山区,而且都是女生。这就是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公办女子高中——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

十二年里,张桂梅先后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十佳最美乡村教师”等荣誉称号,她把全部奖金、捐款和大部分工资共计一百多万元一同捐献给了教育事业。

来自各方的捐款以及当地政府的出资共同汇聚在华坪,2008年8月,华坪女子高级中学建成。张桂梅担任校长,并吸引来了其他16名教职员工。

目前小程序已开放错误信息修改的功能,如您进行债权登记/申报时不慎填写错误,可重新登陆小程序进行修改,修改信息的截止时间为2020年10月20日。

“再坚持一下,”张桂梅说,“我也自己想办法找一些止疼药,先止疼,后面再说。现在也不想去检查身体了,越检查毛病越多。”尽管疾病缠身,张桂梅还是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一点,她坚持对每个学生进行家访,把文化摆脱贫困的理念带进大山。